說故事的人

九月 28, 2016

寫了一部長篇小說

Filed under: 故事 — 鋒 @ 12:41 上午

14225398_1750953178500215_358108913538675874_n

在facebook連載了一部長篇小說。屬於科幻題材。距離上一次寫這種長度的小說原來已是十年前的事。故事已差不多寫好了。也許當中充滿沙石,但我應該算是卯足了勁去做,自己也喜歡這個故事,所以就這樣了。喜歡的請在那裡留個言或share吧。謝謝支持。

五月 26, 2016

最重要的小事

Filed under: 音樂 — 鋒 @ 12:20 上午

為愛而生

五月看五月天演唱會最理想不過,可惜一票難求,唯有自彈自唱自娛。

在iPhone聽歌我有個非常執拗的毛病,就是檔案必需工整且正確無誤輸入了歌曲名稱、曲目、歌手、大碟名字、年份,加上一張album cover圖片才會放到iPhone裡聽。於是電腦裡一部分歌曲可能因為未曾整理過這些資料而一直未聽。

這天無聊我又重新整理音樂資料夾,突然發現原來有一張五月天大碟我‧從‧來‧未‧曾‧聽‧過﹗

簡直匪夷所思﹗就是2006年推出的《為愛而生》,彷彿有什麼蒙蔽了眼睛一直看不到這資料夾。

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?記得大部分喜歡的歌手我都已一一整理過資料夾,所以我一直以為已聽遍五月天的所有歌。聽那些演唱會版本時不認識的歌我以為是不熟悉而已。我在《後青春期的詩》才開始接觸五月天,那是2008年,然後到2011年,期待三年的新專輯終於推出,有多首我喜歡的歌曲,然後這些年我一直翻聽他們之前的專輯,包括當中幾個演唱會特輯。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失去了他們其中一張專輯,直至剛才發現那未曾開啓的檔案夾,然後上wiki查詢。對了,原來這麼多年我未曾wiki過五月天,未曾認真去記下他們每張唱片的出版年份,不然應該早已察覺。

然後我又發現,五年過去,引頸以待的新專輯原來將於今年七月推出。專輯之間的時間拉長了,兩年、三年、五年,在有限的歲月裡,你可以完成的事將越來越少,數算著配額,思慮會否是最後一次,所以越趨謹慎。有點像談戀愛。我時常嘲笑女孩,說她們只會關注微小的事,不夠宏觀,其實我又何嘗不是?每件小事,縱然平凡,但左右你的步伐,回頭看你會發覺這些都對你無比重要。

五月 12, 2016

我什麼都不是

Filed under: 故事 — 鋒 @ 11:42 下午

Sogo_Department_Store

我們相約SOGO,結果我待了許久,仍未見他現身,連電話知會一聲也沒有。說我習慣等他令他變得這副德性也好,認識他時他是等我的那個啊,可多年後,現在變成只有我準時,而他總能找上不同藉口推搪過去,比如塞車啦、忘了拿手機啦、順便買點什麼…我覺得,若果你在乎對方,應該在乎對方的感受,那總得準時吧,還是這表示他已不在乎我?

「不好意思,因為那巴士等了許久…」他跑來我跟前,匆匆跟我道歉,附上理所當然的理由,還有一顆錫紙包裝的GODIVA巧克力。他總能知道如何消去我的不滿。

「那在什麼地方你知道了吧?我沒找過啊。」我吃過巧克力說。「當然。」他回答,說罷領著我前去。其實我已GOOGLE那地方位置,不過覺得由他引路算了。那個我剛走出的地鐵站附近再走過一點便到,若果他夠細心的話,其實他應該約我在地鐵站等,那我不用來回走一段路。不過他總是神經大條,我則小心眼。試過婉轉告訴過他,有時他會意過來說下次會注意,但還是經常犯上相同錯誤,就像這次。

走路讓女孩子跟在男生後面很不好受,好像被遺棄似的。我已對他說過不只一次,還是他只對我如此?這時他轉頭望我又回望手機。不是一早做好RESEARCH嗎?我又內心嘀咕。

天呀,他居然走過那店舖…我喊停他,用手指指招牌。他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。那地方在閣樓,需要走上兩層樓梯。我們未曾到過。推門進去,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的女人迎上來,他告訴女人我們已預約,她看一看名册點頭,然後領我們走進內室坐下。四周一遍昏暗,充滿香薰味,不曉得的話還以為是色情場所,或按摩地方。但不是,我們需要的是更不切實際的東西。

「兩位是第一次來嗎?」她說,把玩桌上的塔羅牌。
「是。」「之前沒有玩過?」「玩過。不過在另一間。」他說,我搖頭示意。
她像想到什麼點點頭。「你們想一起占卜,還是分開來呢?」
「替他占卜,我只是陪他來。」我說。
她轉頭對他。「那你想問什麼方面的運程?」
「什麼都可以…」
「那不如愛情吧,橫豎你女友也在…」
「啊,她不是我女友…」他衝口而出,接著望著我笑笑。我也只好陪笑,心想說「我們只是朋友」比「她不是我女友」會不會好一點吧。對了,我可以要求什麼呢?我什麼都不是…

五月 7, 2016

不過是讀(十四)

Filed under: 書籍 — 鋒 @ 2:15 上午

旅行在希望與痛苦之間

《旅行在希望與痛苦之間》
與我年紀差不多的作者林輝,中學到澳洲當交換生,那次之後改變了他的人生。畢業後他從事新聞媒體行業,又積極參與社會運動。原本他想到印度修讀博士,去不成便花一年時間旅遊想到的地方,撰寫特約稿件賺取旅費。從新彊、西藏、尼泊爾、印度、馬來西亞、土耳其,一路走到耶路撒冷,最後到埃及。每個地方都找到認識或樂意幫忙的朋友,可謂為旅行删去不少苦惱。人們總想要安定的生活,離開comfort zone需要勇氣,每次獨自旅行都是如此。我羨慕他有這種生活、這份勇氣。

車諾比的悲鳴

《車諾比的悲鳴》
上年得諾貝爾文學奬的書。一九八六年Chernobyl發生核電災之後十年,作者花三年時間,訪問那些仍居住在車諾比的人、那些曾經協助災後工作的軍人消防員及親人的生活,以第一人稱的獨白方式記錄受訪者所感,每篇讀來都有不同的錐心之痛。那是看不見敵人的戰爭,為了政權幾多無辜的人作出無謂犧牲。這便是書寫最大的功能,政權使人噤聲,但會倒下,人的記憶卻會隨文字留下,影響後世。你以為那是很遙遠的事件嗎?想想日本福島、想想在我們身邊的大亞灣核電廠。
感受很深的閱讀經驗,強烈推薦。

搞鬼

《搞鬼》
得到愛倫坡奬的非常短篇的小說。第一次讀Gillian Flynn的小說,感覺是她具有相當厲害的觀察力與洞悉力,才能描寫出人物如此細膩的感情與習性。改編而成電影的《Gone girl》已教我眼前一亮,不過另一部《Dark place》我一直期待電影裡出現的twist卻沒發生,故事還有不合理的地方。這回讀小說算是重拾我對她的興趣,同時留意到以女性為中心寫作與男人寫的小說有什麼不同。

利器

《利器》
於是找了Gillian Flynn早期寫的小說一併讀。原來她只寫過三本小說與一篇短篇,這就是第一本。Gillian Flynn做過記者一段日子,也許如此練就敏銳的觀察力,這小說主角是記者亦來得理所當然。可是這沒短篇般來得爽快,有點拖曳的感覺,某些對白不連貫甚至讓我懷疑是不是翻譯的問題。人物對話中與上一句不太協調的情況不時發生,這在我讀過的著名外國作家如Chuck Palahniuk、Raymond Carver、就是最近讀的Hermingway也有這感覺,日本翻譯小說就沒有這種問題。是不是只我一個人的問題?

槍與巧克力

《槍與巧克力》
乙一這小說好像是寫給中小學生讀似的,就好像原本只畫少年漫畫這回卻改畫兒童漫畫。故事較簡單直接,但仍可以察覺某些乙一特質,比如小童還是有邪惡的一面、主角並不需要是好人之類。書中出現的人物與地方大部分是巧克力名牌的名字,看時我才知道這方面的知識有多麼貧乏,還是有人告訴我某幾款品牌已座落SOGO與IFC許久,只是我慒然不知而已。

末路花開的美夢

《末路花開的美夢》
殺手系列寫了七八本,題材也難以創新了吧。於是九把刀這回寫夢境,說天橋底有個紙箱國的地方,讓睡不好的人可以買夢,進入別人作的夢中品嚐。殺手主角戀上賣夢的一個女孩,而只有夢中的她而非現實中的她才能與殺手相認。這個故事裡殺手橋段好像成了旁枝。看時我不斷想像作者那段時間的花邊新聞與故事創作的聯繫。

沒有女人的男人

《沒有女人的男人》
因為海鳴威這本小說,村上春樹改了一本相似的書名《沒有女人的男人們》,我則因為樹上春樹找來這本捧讀。這本同樣是短篇小說結集,海鳴威是拳手,喜歡鬥牛,二戰時到過戰地,所以書評經常說他寫出相似的主題時格外有血有肉。他的特色是用字精簡,後期一班寫作能手模仿他,所以到現今已不算新鮮事,不過在當時應該是眼前一亮吧。因為當年電影仍未流行,那時小說的現展模式,即引導讀者去想像、鋪排、跳接位等技巧與現在的很不一樣。就像看舊電影,趣味少了,但作為學習方面這是有一定得著。

身為職業小說家

《身為職業小說家》
不記得從哪本書開始,我感覺村上春樹的散文比小說更能吸引我,大概他本人對我的吸引力大於他說的故事本身。若果你喜歡村上春樹或者喜歡寫小說,這本書實在值得一讀,至少我受益良多。閱讀與寫作一樣,timing非常重要,慶幸這時候我讀過這麼一本書。時間剛剛好。

五月 2, 2016

中國鍍金時代

Filed under: 書籍 — 鋒 @ 12:51 上午

思辨就是不斷反覆思考,挑戰自己的觀點,放下偏激想法,推陳出新,最重要是,分析那件事前,你必需先了解那件事的客觀要素,想法才能站得住腳。評論現下的中國,必需了解中國前後的一點歷史,正如評價一個人前,必須思考這個人是如何走到這個位置形成眼前這個他才夠全面。
小時沒心機讀歷史,只懂背誦,考試後便忘記得一乾二淨。其實學習如能培養出興趣更容易吸收內容,融會貫通。香港教育制度卻與此方式背道而馳,製造出一個個齒輪好使社會得以利用。唯有自求多福,讀多點書,重新領會中國與香港的演化。當然,選擇讀什麼書已是一種取態。最近網上看到,所謂中立,同樣是一種取態。在這個歸邊社會,中立已變得無處容身。

野心時代

《野心時代》
作者Evan Osnos是特約記者,替New Yorkers撰文。2005年到中國,訪問許多人,記錄到2013年八年間中國發生的事,輯錄成這書。原來他比我大幾歲而已,那段時間他在中國還結識妻子成婚。
一口氣讀的話好像看到中國近年來的變遷之快,中間發生過多少大件事,快得來不及感知便放下,因為更大的事淹沒之前的,變得只能關注當下。作者說,中國經歷了美國曾發生過的事,中國現下有點像1920年大亨小傳中的鍍金時代,一遍紙醉金迷,美國經過一百年才有這等成就,而中國從改革開放到目前只用了三十年時間,便追上美國成為第二最大經濟體系。
大概是他作為紐約客的專欄身分,訪問都是在國內有一定知名度的人,比如林毅夫(後成為IMF首位華人首席經濟師)、龔海燕(開發首個網上配對平台)、李陽(瘋狂英語創辦人)、胡舒立(資深傳媒人)、韓寒、劉曉波、艾未未、陳光誠、小悅悅的婆婆…還有更多名不經傳的人物,一些人在訪問時名字還未如此響亮。他通過他們的故事,側寫中國當前的狀況。不過這本書又能推出國內版,大概有些觀點與中央的主旋律不謀而合,比如說沒有中央就沒有現在的中國。
從一本書回顧中國過去十年,你會驚嘆她是變得如此之快,最容易磨滅記憶便是以新記憶蓋掩著它,一個個當時成為敏感詞的人物事件又一個個消失。
三年過去,2016年,書中那些前瞻又已是歷史,但也像一個個預兆,指向未來的方向,在乎你如何看待。

慈禧

《慈禧》
作者張戎寫過毛澤東,這回寫慈禧,即咸豐帝的貴妃。咸豐死後,伴隨幼兒同治攝政,數年後同治早逝無後,便扶植皇叔兒子光緖繼任,為免積弱的大清受日本吞併,最後毒殺他,結束數千年帝制,將中國交回人民手中。
關於這些歷史我完全忘記得一乾二淨。 大台電視劇正播放慈禧御醫,都是看文獻推測而寫成的故事。過去歷史就是從政者治下的產物,所以每有偏頗的論調。這本我同樣滿腦疑惑,因為在我看來作者將慈禧寫得太好了,一個滿族本身讀書不多的女子,深謀遠慮、大膽、具前瞻性、引用西洋的教育政治模式、廢除纏足酷刑、保住東北日人入侵、推行中國現代化與世界接軌,這些都一一由她掌舵。大概同是女性,作者對她在封建制度下多一份同情,說慈禧總括來說是好心腸,好得不像是一個在封閉世界獨裁的人。
不過作者在英國深造,成為第一位英國大學的華人博士,又得到不少具份量的人支持及給予資料佐證,我想本書是有一定參考價值。本書寫得顯淺、有趣味,是另一特點。
李鴻章為清朝做了什麼,梁啟超、孫中山為復漢是如何投靠外部勢力,袁世凱又是如何冒出來,這本書補充了我一個個黑洞,將原本有些在我腦中只有人物與事件的詞彙串連起來。香港經過南京條約、及後的北京條約成為英國殖民地,於是造就成現在的香港。當時英國國會曾討論應否因鴉片問題攻打中國,而投票稍稍通過而已,若果投票結果不同,香港命運也許會不一樣。最近經常想,某些人的一念,影響後世多麼深遠,而他們當時並不知道。
當時列強意圗改造滿清政府,進行經濟掠奪,今天看來,中國面對如出一轍的情況。至於中國的架構,張之洞康有為等人提倡的…中國做到了,只是換湯不換藥,帝號沒有了,中國人心內仍有個天朝。讀完本書,我明白為何到現在政治局常委仍沒有女性。
怪不得經常有人說所有答案都藏在歷史裡。

四月 30, 2016

墓誌鉻

Filed under: 生活 — 鋒 @ 1:43 上午

iPhone 5se

生日翌日急急換了手機。轉了iPhone 5SE就如沒轉一樣,那大小、厚度、重量別無二致,你就是要這種安定感。但為著有些改變,使花來的錢擁有意義,你擺脫黑色機身,選用另一種顏色。粉紅。粉紅是為標誌這年紀的你仍能carry得起青春。你以為你可以很灑脫不用機套,但你介意新寵暴露在外,會玷污那完美的粉紅與純白結合的曲線。就像大部分人一樣,你擺脫不了世俗的想法。資料顯示新機其實比舊機厚0.15mm,那宿命性的機套可以從上一部過渡到這一部。剛剛好,不,更緊貼。於是機套上的墓誌銘更加鮮明活現,躺在玫瑰色上,像咀咒一樣纏繞著你。
有過這麼一刻你寧願讓手機赤裸示眾,最終你嘆了口氣。
套,還是要戴的。

四月 18, 2016

守護記憶的堡壘

Filed under: 音樂 — 鋒 @ 11:45 下午

KAY2016

上年年尾訂購謝安琪演唱會門票,那時她仍未表示暫別樂壇。兩場演唱會,三面舞台,可只佔用紅館一半場地,現場所見仍剩一些空位。消費是最誠實的支持,十年以這姿態落幕,仍不能叫好叫座,我在想,或者現在的香港已再容不下一個謝安琪。

這晚演唱會選了很多不是關於愛情的歌,更多是side track,其實Kay在2005年甫出道時賣點經已相當明確,她的歌緊貼著社會脈絡。〈我歌故我在〉告訴聽眾她是什麼人;plug〈姿色份子〉時仍未蛻變為這副模樣,她身體力行展現在娛樂圈打滾到底是什麼一回事;她並不像保護形象的藝人,沒多久有了小孩休息一段日子後復出,渡過人生的〈3/8〉;2008年〈囍帖街〉唱得街知巷聞,她走上一線,那時香港人覺得變化來得太快,始關心社會;〈年度之歌〉好像預視風光後她會迎來低潮時期;2011年推出〈你們的幸福〉那張唱片時正值流傳世界末日,而香港真的崩壞下去。那時我由大公司轉到一間小公司,經常獨自午餐,也經常聽這張唱片;2014年我覺得〈kontinue〉這張唱片不錯,可惜迴響不大,這便是回到小公司的遭遇,任何行業都是如此,但唯有這樣才能做回自己,全碟本土意識濃厚;2016年,十年過後回到她的起點,以錄音室地址〈山林道〉作結。能做到人生與舞台互相緊扣,我覺得這是很漂亮的轉身。

無處容身便離開吧,可能是打壓關係,藝人最吃香便是成名之後的日子,總之她放棄了。周博賢是看出她有這種特質才㨂了她。周博賢的歌詞喜歡滲入時事政治,林夕黃偉文樂見一個能唱出這些題材的人,都給她不少好作品。囍帖街消失了,變成囍歡里,新樓盤佇立在那地方,但歌曲不會消失,而成為守護記憶的最後一個堡壘。

看演唱會時,我一直想,應好好珍惜與你一起的人的日子,因為能陪你走下去的人不多,又有多少個能一直與你走到最後?你永不會知道。在這城市,你只有不斷失去,失去人、失去事、失去記憶,直至變得麻木,變得渾身負能量。沒有愛的對象,付出的愛沒著落點,那種愛形成反饋,最後只愛自己,變得自私。社會變得畸形扭曲。
繼而步向深淵。

這時候,流行曲總能拯救我。這晚拯救我的恰恰是這首

四月 16, 2016

第四十屆香港國際電影節

Filed under: 電影 — 鋒 @ 2:21 上午

早兩星期機緣巧合,我可以在復活節假期那幾天免費看國際電影節的電影,於是這次以揀選地點為前題選擇電影。方便起見,我選了到香港文化中心觀看。

intolerance 1916

《Intolerance》
㨂選文化中心,很大程度是因為想看格利弗斯(D.W.Griffith)1916年的電影《intolerance》(搞什麼的,還不是先㨂電影,前言不對後語…)。這類老舊電影最適合到戲院看,家中看的話一定昏睡。這天精神飽滿,聚精會神支撐一百七十分鐘。一百年前的電影,應該是看過最老舊的一部了,Charlie Chaplin 及Orson Welles的電影都沒這麼老。只有音樂沒有對白的有聲電影,奇怪的感覺是就算電影中的嬰兒你都知道他們現已不在人世,眼下都是死人,思考電影與生命…就是這麼一回事。故事圍繞四個主軸包括巴比倫遭波斯催毁、耶穌傳道最後背上十字架、法國文藝復興時某地方的屠城、以及一件冤案組成,頭三個都是史實,都帶著某種程度的失落,最後的故事則來個美滿結束,證明人間有愛。我想像那時艾森斯坦的蒙太奇剪接理論尚未成型,但電影已展現成熟手法以條理分明的剪接交代四個故事,沒對白下總算是有趣味。然後我想從前的導演很悲慘啊,只有音樂的畫面、某些鏡頭那時候沒能力做到、浩瀚畫面得來不易因為都需要動用真人上演…

2015TheLobster_Press110915.hero

《The Lobster》
緊接是這部電影,所以一併看了。由Colin Farrell、Rachel Weisz主演,亦是2015柏林影展的關注電影。故事帶有濃厚寓言色彩,不能成雙的男或女需住用一座遠離城市的酒店。他們有四十多天時間在裡面找另一半,找不到的話便會變成自己㨂選的動物。主角㨂了龍蝦,因為他說龍蝦沒受襲的話大概能永遠生存下去,其間一直擁有生育能力。圍繞酒店外的森林有一群支持獨立生活的人與酒店對抗,吸納逃走的人。故事有趣的地方是酒店中人如何困難找到伴侶,因為他們原來要找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人,比如有個經常流鼻血的女孩,男人為親近她騙他同樣會不自覺流鼻血,於是時常偷偷撞牆或打自己的鼻,電影以此荒謬訴說現代愛情中的某些執著。放映時傳來此起彼落的笑聲,應該算是這個電影節看得最窩心的電影。同時帶來感動,觸動是因為嘲笑電影中人的同時,我在嘲笑一樣想法的自己。認真一想,我們選擇伴侶不都是定下某些比電影更嚴苛的框架嗎?

alexander-nevsky-main-review

《Alexander Nevsky》
接著第二天挑戰自己極限,一連看三部電影。首先是俄國蘇維埃政權時的艾森斯坦(Sergei Eisenstein),就是上面提及的那位,1938年的電影《Alexander Nevsky》。十三世紀時,Alexander帶領人民,保衛家園,擊退進襲的德國十字軍,上映時正值史達林時期,二次世界大戰剛展開,與德國關係微妙,電影好像propaganda,最後螢光幕大字標題寫著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一進犯我必十倍奉還」之類。這部黑白有聲電影,據說得到不錯的評價,我則因為是艾森斯坦而看,結果整齣戲昏昏欲睡。

remember_01

《Remember》
還好中段有一部2015電影,由Christopher Plummer主演的《remember》,作提神之用。外國可以容許一部由八十多歲男演員當主角的電影。妻子剛離世,他患上老人痴呆,經常記不起前一刻的事。老人院友幫助他逃出,並受託尋找一德國人,他是二戰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殺死院友與自己一家人的兇手。他要殺了對方報仇。最後故事出人意表,這是部有趣的電影。

maxresdefault-1

《浮華塚》
最後看了泰國新晉魔幻寫實導演阿比查邦(Apichatpong)的《浮華塚》(cemetery of splendor)。阿比查邦曾在康城得金棕櫚獎,這部又是康城的關注電影。不少人抱著期望前去,觀乎身旁不少不明所以的表情,以及最後只得零星的掌聲,我想許多人如我一樣看後只帶有一頭霧水的失落。因為電影中某些鏡頭觸動軍方的神經,導演好像曾被找去審問,並揚言這是最後一部在泰國拍的電影。離開,總比自我閹割好。古時帝王之家後宮佳麗三千,皇帝需要人照顧他的妃嬪,以至衍生太監這職銜,想不到皇帝消失了,後宮沒有了,有人仍喜歡自我閹割,當個公公,綁著香港電影行業某些人的手腳便是這種深入骨髓的奴性。

四月 9, 2016

電影作為一種逃避

Filed under: 生活 — 鋒 @ 10:00 下午

哪一天我們會飛

最近與人談起電影究竟是什麼這問題。我說電影就是夢啊,所以電影製作就是夢工場,說完我才更加深切確認,強化自己所想
我們人類都會造夢,有人喜歡夢,有人喜歡白日夢,而電影就是給醒著的人看的夢境,好像清明夢,不過是由專業人士製作,有更仔細更合理的情節。我們安然接受電影的不真實,代入其中,幻想自己成為男女主角,或者想像自己曾有如此不能在現實中擁有的經歷,進而宣洩內心的不安、躁動,之後重回正常生活。電影表面的功能是娛樂,深層次來說其實是發洩,將人多餘積壓的感情排洪,使內心得以抒緩。大部分人均容易接受電影頭一種功能,當第二功能發揮作用時,他們便順理感到人生像經歷改變、內心似填滿起來。

當你對現世或現況感厭倦,便借虛擬故事,短暫帶走我們。躲進漆黑的戲院更有種去教堂告解的味道,所以有些人一定要到戲院看,像辦儀式一樣。電影過後重回現實,不過我們會感到愜意,因為我們知道明天又可以走進另一個故事裡。人能走出困局,許多時是因為看到希望。

所以看電影,從另一角度想,是逃避。

我們不會不相信夢境,但會不相信電影。當你不再相信電影,電影便失去代你宣洩的功能。這大概是看得太多電影的毛病,接收虛擬的資訊太多太濫以至麻木;有些人習慣抽離看待情節或個別技巧,電影便只淪為一連串訊息,再不能改變你什麼。每遇到這情況,我便會停下不看電影一段日子,培養飢餓感,增加對電影的渴求,才重看電影。

一個人能做而又不會給社會標籤為獨家村的事不多,看戲是其中之一。近年來我少了一個人到戲院看戲,為的就是留給聯誼時看電影可作為其中一個選擇的機會。說起來,我對電影相關的記憶特別深刻,彷彿因為事物綑綁在一起更容易記下,尤其我總能記起曾與誰看過哪部電影。今年港產片看得不多,當這晚香港電影金像奬頒獎禮提到那電影時,我莫名其妙想起了你。

四月 3, 2016

調職

Filed under: 生活 — 鋒 @ 12:45 上午

四月一日從新聞得知Zaha Hadid逝世的消息。她是少數我聽過的著名女建築師,另一個我能想起的只有日本的妹島和世。她能從伊拉克這保守國度走出世界,更屬難得。

建築師這崗位一直由男人主導,因為他需要與很多人包括政府人員、發展商、以至各式專業人士周旋,可想而知要面對多大壓力。我經常覺得著名建築師有點像大導演,一個項目的資金不相伯仲,以數十億計算,在很多範疇上擁有最終決定權,而榮耀往往又只歸他一人。

今年初我到首爾,特意到東大門的設計廣場參觀,是除香港的理工創新樓外第一次到外地看她的建築。她的建築別樹一幟,擁有很強烈的線條美,其中organic更是她的signature。

而剛好看到新聞這天我轉到建築部門上班。因為與之前的工作性質完全不同,我仍思考在這部門能有怎樣的發揮空間。然後我又發覺這週末又是西甲打吡,巴塞羅那對皇家馬德里,每年只兩回而已,只是好像每次轉工或調職前後都剛好是這比賽的日子。將這些事統統以一根線串連起來,我似有種覺悟。

有時我相當迷信。

IMG_1708

IMG_1715

IMG_1718

IMG_1721

IMG_9652

IMG_9664

IMG_9668

IMG_9679

後一頁 »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